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    页 协会简介 工作动态 慈善捐赠 慈善救助 志愿者 信息公开 政策法规 慈善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淮北慈善网 >> 慈善文化 >> 正文
营造慈善环境需要多些正能量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32    更新时间:2013-09-21    

 

  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慈善环境如何,对慈善事业发展产生重要影响。改善和构建良好的慈善环境,需要政府、慈善组织、捐赠者和被捐赠者、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方能实现。

  任何新生事物在发育成长过程中都难免会有缺失和不足,甚至会犯错误。确保慈善事业健康发展,出路只有不断形成共识,深化改革,务实创新,这里不存在争议。问题在于怎样认识中国的慈善形势,如何实施改革,这在慈善界的确存在不同声音。

  声音之一,一个郭美美的炫富可以让红会公信力破产,而2011年一起涉及捐赠管理制度的“硬伤”却让慈善总会毫发未损。

  声音之二,慈善会最大的问题是资源垄断。

  声音之三,慈善会是怪胎,严重影响中国慈善事业发展。

  这些声音直接涉及到慈善界的大是大非问题,有必要辩论清楚。否则,客观反映中国慈善生态的正能量渐行渐远,而社会负面影响不断蔓延,这对营造和构建良好的慈善环境十分不利。

  对待某一事物的看法和评价,在唯物史观看来应当把握以下三点,即正确认识主流与支流的关系,动机与效果的关系,肯定与否定的关系。不能罔顾历史和客观现实,以偏激的情绪,非理性的评论,虚无主义的心态,盲目地否定一切,打倒一切,惟恐天下不乱而为快。

  凭心而论,红会作为百年老会,无论在历史上和现实中,在人道主义和社会救援救助领域都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是任何有良知的人们都无法否定的。但也不必讳言,随着形势发展,在广泛介入慈善以后,的确也存在一些不尽人意的缺失和不足,包括体制、运作方式方法、工作作风等都有待改进和创新。社会的批评与监督都很必要,外力的作用对促进红会的改革发展无疑是有益的,但事物变化的根本原因归根结底要靠内因,相信红会自身也会认真思考这一改革课题,事实上他们也在努力探索改革之路。问题在于,有必要以让其“公信力破产”的代价换取所谓改革的结果吗?何况它的公信力是否彻底破产也不是靠几个吸引群众眼球的曝料所能实现,要以事实为根据,应由广大群众来选择。奇怪的是,一些发声者,对红会所取得的成绩、及其工作者和广大志愿者的艰苦付出事迹丝毫不感兴趣,给人颇有一种穷追猛打置于死地而后快的感觉。这种做法很难让人赞同。

  有人似乎觉得光让红会公信力破产,威望扫地还不够,也让以慈善总会为代表的各级慈善会获得同样下场。对其毫发未损,“捐款仍然节节拔高”愤愤不平,心有不甘。甚至公然鼓吹民众抵制向红会和慈善总会捐赠。如果发声者这一目的真的实现,最大受害者无疑是那些在危困线上望眼欲穿的广大求助者!对国家构建社会保障体系,慈善发挥社会保障重要补充作用的战略布局,同样是一个巨大伤害和损失。

  众所周知,红十字会和中华慈善总会是目前我国两个在国内国际上颇具社会影响力的组织,尽管这两个组织在建制机构、内外部治理、运作方式上有所不同,但在社会保障、社会维稳、社会救援救助上都在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自然会意识到肩上的使命,也一定会通过深化改革使之更适应客观形势发展的需要。改革是一个过程,绝不是靠摇笔弄墨乱批乱打一通所能奏效的。

  发声者一方面承认,全国各级慈善会成立近20年来在救灾、扶贫、助医、助教等领域开展各类慈善项目,在服务于贫困人口等各类社会弱势人群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另一方面则对这些组织的强大募集力愤愤不平,抱怨这是由政府背后推动的慈善资源垄断,甚至直接讲总捐赠中最后“流向政府”,是在“虹吸民间资源”。这样一些言论有意无意地误导了人们对公募慈善机构的正确评价,不可避免地对政府的公信力也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在我国现行慈善体制下,公募和非公募组织并存是客观存在的并有法律依据,不是根据某个人的意愿和好恶可以随意改变的。再说,政府除了因慈善机构性质不同,在募捐范围上做了相应规定区分外,并未向民众下过强捐之令。至于这种募捐范围上的区分与限制是否合理,那是在改革中可讨论的问题。但在现行政策尚未改变的情况下,一味指责这些公募组织垄断了社会大部分慈善资源,并妄言“主要流向了政府‘婆婆’所在的业务领域,弥补政府财政投入的不足”,进而得出“实际上是政府变相与民间抢夺慈善资源”的结论,是十分错误的,也是有害的。即使个别地方政府部门有些不当行为,也不能以偏概全,更不能在服务民生的共同目标和方向上将政府引为和社会行为对立起来。持上述观点者坦言,正因为有了公募组织的“资源垄断”,才使“民间慈善组织无法摆脱资源短缺困境”。问题的要害正在这里。原来之所以发难,是因为资源之争。众所周知,即使是同一类同一性质的慈善组织,有的可能做得很小,有的可能做得很大,业绩大小之间也是可以转化的。因为它不仅受到制度管理、人员能力素质、社会公信力的制约,也取决于捐赠者的自愿选择。显然,慈善资源不是靠人为争来的,归根结底要靠长期实践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所积累的社会公信力。无论做大做小,目标只有一个,都是为民生服务。既然慈善机构是一个无私利可图的团体,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不可,就不能不让人怀疑发声音的动机和目的。

  其次,我们应当懂得这样一个道理:慈善形式可以不同,但其做为国家社会保障重要补充的功能、作用和所担当的角色上是完全一致的。善款不能做为国家财政补充,这已有明确界限,因为两者来源、性质不同,但不能由此制造一种模糊概念,甚至排斥政府为实现慈善效益的最大化,特别是在灾难救援中对慈善捐赠使用方向实施宏观引导,及其灾后重建计划的统筹规划配置。如任其慈善组织各行其事,随意而为,势必出现盲目乱序的无政府行为,这不仅影响科学有效救援,也是对慈善资源的巨大浪费和损害。

  发声者称慈善会是“怪胎”,严重影响中国慈善事业发展。这就不是善意的批评,帮助和促进改革和改进的问题了,而是要搬掉"绊脚石",以所谓纯民间性的非公募组织取而代之。且不说目前国内的非公募组织有无这种能力和信誉担负起发展中国慈善事业的历史使命,发声者本身则逻辑混乱前后矛盾。既然承认过去和现在公募慈善组织为慈善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又称其严重影响中国慈善事业发展;那么,难道那些贡献所不及的慈善组织促进了慈善事业发展吗?显然,这一说辞无法服众。牢骚归牢骚,但必须讲道理。改革是一项艰巨工程,绝不是戴几顶大帽子痛批一通所能奏效的。公募慈善组织自身的确存在许多不足,为更好地适应中国未来慈善事业的大发展,改革理所应当然地应当成为它所面临的重要课题。真心为中国慈善事业出力的人们,应当多提一些建设性意见、建议,而不是一味地指责、否定、谩骂,甚至鼓吹“不怕乱”,“乱中取进”。本来比较脆弱的慈善环境,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吗?

  中国成功的经济体制改革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经验。其中很重要一条,就是尊重人民大众的创造力,尊重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尊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慈善也有自身的运行规律。发展慈善事业不论姓公还是姓私,有几条基本原则必须遵循。既要借鉴学习国际社会成功的经验,更要紧密结合中国国情。不能想当然地移花接木,生搬硬套。要从实际出发,走出一条具有本国特色的慈善之路。慈善是人民大众财富的自我调节,自愿行为。必须始终坚持在法制范围内的民间性运作,积极取得政府支持,主动接受政府指导和监管,而不是将两者相对立。慈善组织不分类别均应坚持优胜劣汰原则,接受实践检验,建立“市场”准入和退出机制。衡量慈善组织行为主要看其运作是否科学、规范、合理、是否有利于服务民生,是否在社会保障补充中作出贡献,是否有利于促进社会稳定和文明进步。

  慈善发展需要良好的社会环境。慈善环境的营造需要多些正能量。任何攻其一点不计其余,甚至把某些慈善组织妖魔化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

文章录入:chishanhb    责任编辑:cshb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地址:安徽省淮北市 邮政编码:235000
    联系电话:(0561)3884343
    淮北慈善网 Copyright? 2010-2015 皖ICP备13012882号